<listing id="xarpv"><object id="xarpv"><noscript id="xarpv"></noscript></object></listing>
  1. <output id="xarpv"><pre id="xarpv"></pre></output>
  2. <var id="xarpv"><ol id="xarpv"><noscript id="xarpv"></noscript></ol></var>

    <listing id="xarpv"><object id="xarpv"></object></listing>
  3. <listing id="xarpv"><object id="xarpv"><tr id="xarpv"></tr></object></listing>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熱點新聞 » 正文

    餐廳禁止供應吸管 加州簽署法案禁止塑料吸管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2018-09-22 16:29  來源:發商機網   瀏覽次數:203
    核心提示:加州禁餐廳主動向顧客供應吸管:每年最多罰300美元。北京時間21日消息,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州長杰瑞-布朗周四簽署一項法案,禁止該州提供全方位服務的餐廳向顧客提供一次性塑料吸管,除非顧客要求。該法案將于明年1月1日生效,違反禁令者在收到兩次警告后每天將被罰款25美元。
    餐廳禁止供應吸管

    餐廳禁止供應吸管

    餐廳禁止供應吸管

    餐廳禁止供應吸管

    北京時間21日消息,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州長杰瑞-布朗周四簽署一項法案,禁止該州提供全方位服務的餐廳向顧客提供一次性塑料吸管,除非顧客要求。該法案將于明年1月1日生效,違反禁令者在收到兩次警告后每天將被罰款25美元。
     
    這使加州成為全美首個禁止餐廳主動向顧客提供塑料吸管的州。此前一些城市已經采取了這一措施,西雅圖還禁止餐廳使用塑料器皿。加州2014年已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袋。
     
    不過,加州這一禁令不適用于快餐廳或便利店。全方位服務餐廳仍可主動向顧客提供紙質或金屬吸管。
     
    此項法令旨在減少塑料污染,布朗表示,塑料污染每年殺死數以千計的海洋動物。他表示,研究人員在泰國被沖上岸的一只死亡的領航鯨胃中發現了80個塑料袋,布朗表示:“各種形式的塑料——吸管、瓶子、包裝、袋子等等,正在扼殺我們的星球。讓想用塑料吸管的顧客自己提出要求,這只是很小的一步。這可能讓他們停下來,考慮另一種選擇。”
     
    一、那些年,塑料吸管席卷全球的“黑歷史”
     
    這是一家香港塑料制品商店的某個角落,各式各樣的塑料吸管都用塑料袋包裝,數量驚人。
     
    本月初,西雅圖成為首個禁用塑料吸管的大城市。
     
    很快,其他城市也紛紛響應。
     
    麥當勞近日宣布,在美國和愛爾蘭的所有餐廳將禁用塑料吸管;今年5月底,在美國擁有1000余家服務點的食品服務公司Bon Appétit同樣宣稱,他們將逐步淘汰塑料吸管;阿拉斯加航空公司也將成為首批淘汰塑料吸管和攪拌棒的航空公司之一,而這一部分要歸功于孩子們有著強烈的環保意識。
     
    這些公司組織響應了人們對某種產品的訴求。對此,一些專家坦言,這些禁令看似簡單卻強調了事件的緊迫性,塑料吸管等產品一直在毒害海洋的生態環境。
     
    一項統計表明,單就美國而言,每天消耗的吸管就多達5億只。今年早些時候的另一項研究顯示,全世界范圍內,污染過海灘的塑料吸管累積已達83億只。
     
    但這還不算什么,每年流入海洋的塑料制品達800萬噸,吸管只占其中的0.025%。
     
    盡管如此,吸管依然成為了近年來環保戰爭的焦點。一部分原因就在于,對絕大多數身體健全的人來說,吸管的確可有可無,戒除使用塑料吸管的習慣對生活也不會造成太大影響。
     
    既然聽起來不是難事,怎么塑料吸管依然遍地都是呢?
     
    用吸管飲水,由來已久
     
    雖然塑料吸管是近代的產物,但在此前數百年的時間里,人們一直使用中空的圓管狀物把液體吸吮至嘴唇。古代的蘇美爾人早在5000年前就學會了釀酒,是最早從事釀酒的民族之一。他們將長而細的金屬管伸入大缸,用這種方法吸取淹沒在發酵副產物下方的液體。
     
    1888年,一位名叫Marvin·Stone的男子率先為自己發明的吸管申請了專利。史密森尼學會引用了廣為流傳的故事來為其介紹:那是1880年某個酷熱的夏日,Stone正使用黑麥草吸吮著薄荷朱利酒,結果不出意外,這根天然的“吸管”斷裂了。作為一名紙煙制造商,Stone決定花點心思做根好吸管。
     
    他用紙包裹鉛筆桿,并用膠水將紙粘牢,然后再把鉛筆抽出來,這樣一只紙質吸管的雛形就誕生了。1888年,他為此申請了專利,到1890年,其創立的Stone Industrial公司開始大批量生產這種紙質吸管,如今這家公司已是Precision Products集團中的一員。
     
    上世紀30年代,能彎曲的吸管問世。那時候,發明者Joseph·Friedman看到他女兒用筆直的紙質吸管費力地吸取奶昔,于是就把一根螺絲塞進了吸管,調整好位置后,在吸管對應螺絲凹槽的部位纏繞絲線,纏好后將螺絲取出。這樣一來,這節吸管有了螺紋,就可以方便的彎曲而不會影響內部的通道。Friedman為此申請了相關專利,并創立了Flex-Straw公司來批量生產這種產品。
     
    醫院是首批引入可彎曲吸管的場所,因為這樣可以讓躺臥的病人方便的吸取水和藥物。
     
    在此后數十年的時間里里,幾乎全美都流行用紙質吸管喝蘇打水和奶昔。
     
    飛速發展的塑料工業
     
    塑料產業剛剛興起時,紙質吸管的地位還算牢靠。
     
    1870年,美國人John·Wesley·Hyatt發明了第一批塑料產品,利用名為賽璐珞(Celluloid)的材料制成仿動物制品,例如象牙。隨后的數十年里,各類塑料化合物層出不窮:應用于日用品的酚醛樹脂;應用于長筒襪的尼龍;應用于軍用飛機的丙烯酸塑料等等。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塑料憑借其兼具耐用和低成本的優勢,以出乎意料地速度投入大規模生產。戰爭結束后,美國制造商急需一個新的消費市場來延續塑料的繁榮。科學家Susan·Freinkel在其著作《塑料秘史:一個有毒的愛情故事》(Plastic: A Toxic Love Story)中寫道:戰時所需的塑料制品在戰后沒了買家,制造商將目光轉至逐漸擴張的廉價生活用品市場。戰時緊張的物資供給狀態一去不返,美國人釋放著自己的消費欲望,希望東西越便宜越好。
     
    “正是因為塑料產業的存在,富足的美國人在物質方面擁有了多重選擇,且都不超預算,負擔得起。”Freinkel寫道。
     
    塑料吸管搶占市場
     
    像吸管這樣的一次性產品有很多種,大多由大型公司大規模生產。相比于紙質吸管,塑料吸管的成本更低,更耐用。而且塑料吸管還能輕易地塞入飲料包裝蓋的十字槽內,根本不需要撕扯和擠壓。
     
    經過上世紀60年代的普及發展,塑料吸管得以大規模生產并投放市場。
     
    1969年,上文提到的Flex-Straw公司被Maryland Cup公司收購。這家總部設于巴爾的摩市的公司生產種類繁多的塑料制品,很快成長為全美國最大的塑料吸管生產商之一。到了1983年,該公司又被Fort Howard公司收購,但仍然在生產塑料制品。
     
    “塑料更便宜,更耐用,擁有更大的優勢,是那個年代公認的好材料,沒人會想到將來它對環境的惡劣影響。”紙質吸管生產商Aardvark Straws的全球業務總監David Rhodes說道,該生產商隸屬于Precision Products集團。
     
    話雖如此,塑料吸管也經歷了很多創新,例如上世紀80年代的泡泡茶吸管和異型吸管。
     
    隨著方便食品的社會需求持續增長,一大批大型生產商應運而生。據報道,作為全世界最大的塑料生產商之一,Plastics Europe僅在1950年就生產了150萬噸塑料制品。2015年時,全世界的塑料產量已高達3.22億噸。
     
    現狀如何?
     
    然而時至今日,全世界都在盡力消除塑料污染帶來的后遺癥。
     
    不少企業、市區政府乃至國家政府都在或倡議或實施地頒布塑料吸管禁令。部分企業還將生產重心轉至金屬吸管和玻璃吸管,這些產品不像紙質和塑料吸管那樣用后即扔,且受到了環保人士的青睞,后者樂意購買,留作長期使用。
     
    曾經,公眾對塑料的喜好令生產商賺得盆滿缽滿;如今,公眾尋求替代品的訴求又讓生產商倍感壓力。
     
    Steve·Russell是美國化學委員會塑料產業部的副主席,這是一家代表眾多塑料生產商的貿易組織,其他行業也有這樣的組織。他認為,法律法規只針對吸管或者任何單一產品都不算明智之舉。
     
    “過于關注個別產品,很可能會讓人忽視更緊迫的問題,比如怎樣把垃圾管理落到實處。”他解釋道,“就吸管而言,更好的做法是讓有需要的客戶自行提出要求,而不主動提供給客戶。”
     
    此外,Russell還介紹道,美國化學委員會把垃圾收集定位為關鍵環節,認為這是阻止塑料垃圾進入海洋的最佳措施。
     
    但環保組織認為,塑料吸管禁令是達成終極目標“終結一次性塑料產品流通”的重要步驟。
     
    西雅圖塑料吸管禁令的生效日是7月1日,綠色和平組織的Kate·Melges隨后向該市媒體KIRO 7說道:“這表明了對塑料污染問題的立場,也表達了努力方向,即禁止所有一次性塑料產品。”
     
    Rhodes堅信,塑料吸管總有一天會成為人們嫌棄的對象。生產商Aardvark Straws在2007年創立時,Rhodes曾評論道,該公司銷售業績的一部分將來源于動物園、水族館和游艇等場所的需求,后者希望借助紙質吸管等產品,給顧客留下關愛生態的形象。
     
    除此以外,他認為,成本是塑料吸管與替代品之間最大的障礙。
     
    “紙質吸管的成本比塑料吸管高出些許,這是無論如何也繞不開的因素。”他說道,“對于大型公司而言,成本的增加是數以億計的考量,但海洋環境是無法用金錢來衡量的。”
     
    二、小吸管大危害 全球多地說“再見”
     
    塑料吸管,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因為使用方便,在各類餐廳、咖啡店十分常見。然而近日,世界各地的限塑令不少都將矛頭指向了塑料吸管。為什么要專門針對塑料吸管呢?這些看上去細小、便利的塑料吸管給地球帶來了怎樣的污染和危害?
     
    這張照片可能大家并不陌生。照片拍攝于2015年,當時,科研人員在哥斯達黎加海岸發現了這只海龜,可以明顯看出,它的鼻子好像被什么東西堵住了。經過手術,人們從它的鼻子里取出了一根12厘米長的塑料吸管。
     
    事實上,體積細小的塑料吸管由于難以被垃圾處理器抓取,進而被回收再利用,因此,大部分塑料吸管的最終命運是落入垃圾填埋場或漂浮在海洋上。進入水域的塑料吸管經常會被海龜、海鳥、魚類等動物誤食,造成我們先前所看到的慘劇。而持續漂浮在海面的塑料吸管則會逐步破碎,形成大量直徑小于5毫米的微塑料顆粒。這些有毒有害微塑料顆粒還會通過食物鏈累積,最終可能進入人體,威脅人類健康。
     
    海洋保護專家 喬治·萊昂納德 george leonard:2017年 海岸清潔數據顯示,全球各地的海岸和水域共撿到64萬3千根塑料吸管。 
     
    在意識到塑料吸管可能引發的巨大環境問題后,全球多地政府和企業今年掀起“限塑”熱潮。一些咖啡店和快餐店紛紛表示打算停止提供塑料吸管。今年5月,歐盟也提出,建議禁用塑料吸管等一次性塑料制品,由更環保、更可持續的材料制成的吸管來代替塑料吸管。
     
     
    三、塑料吸管正在被全球用戶拋棄:危害真是太大
     
    對于一些責任重大的企業來說,都在忙著跟進一件事,那就是緊跟“限塑”熱潮。
     
    目前,肯德基、麥當勞都已經宣布,在店內停止提供塑料吸管,而最快會在2019年內在一些店鋪內先換用紙質吸管。
     
    對于星巴克來說,他們也已經宣布旗下所有咖啡連鎖店計劃在2020年前告別塑料吸管,預計每年可減少10億多根塑料吸管。
     
    從今年開始,中國全面禁止廢塑料等24類固體廢物入境,而英國是計劃在英格蘭推動新“限塑令”,以全面禁止銷售塑料吸管、塑料攪棒和帶有塑料棒的棉簽等一次性塑料制品,同時德國、美國等也都在緊跟“限塑”熱潮。
     
    由于塑料吸管難以反復利用,而它又是危害極高的物品,比如一根塑料吸管的使用壽命大約只有20分鐘,卻需要200多年才能自然降解為小分子。
     
    業界分析人士普遍認為,推動普通消費者盡量減少使用塑料吸管等一次性塑料制品,是最好的應對辦法。
     
    四、星巴克要淘汰一次性塑料吸管,網友吵翻了,減少塑料垃圾還有其他辦法嗎?
     
    近日,星巴克宣布,其店面將在2020年前全面淘汰一次性塑料吸管,取而代之的是用紙質、可堆肥塑料等為原料,或使用可回收材料制造的吸管,又或者使用不需要吸管的吸口杯蓋。
     
    目前,該連鎖品牌在全球的門店超過2.8萬家,據不完全統計,每年使用的塑料吸管超過10億根。
     
    這一消息發布后,引發熱議。有人認為這是體現企業社會責任的好做法,有人則認為吸管在餐飲領域的使用有其合理性,“一刀切”地不使用吸管,可能導致像塑料袋那樣,在“限塑令”出臺后,反而需要消費者自費購買的問題,無法從根本上減少塑料的使用。
     
    沒了吸管的星巴克,會發生什么?
     
    隨著公眾環保意識的提高,塑料的減量和循環利用已成為熱點話題。記者走訪發現,上海一些政府部門、科研機構和企業已經行動起來,盡管一些做法還不完善,但從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塑料垃圾的問題。
     
    “用紙代替塑料”,遇到四道難關
     
    在塑料垃圾產量的貢獻上,和吸管相比,一次性外賣餐具有過之而無不及。
     
    據不完全統計,上海平均每天外賣訂餐量高達165萬單,假設每單至少需要一個一次性塑料餐具(包含碗、勺子、包裝袋等),那么上海每天因外賣訂餐而產生的塑料垃圾就有165萬個,一年就是6億個。這僅是保守估計,實際數據應遠大于這一水平,對上海的垃圾處置體系造成嚴重負擔。
     
    如何減少外賣訂餐的塑料垃圾?最根本的解決之道是提倡綠色消費觀念,從源頭少點甚至不點外賣,但在生活工作節奏加快的當下,要改變這一消費習慣,短時間內做不到。
     
    退而求其次,尋找可替代塑料的更環保材料來制作一次性餐具,更容易實現塑料垃圾減量。
     
    今年4月27日,上海市質監局、上海市食藥監局、上海市綠化市容局聯合發布3項與餐飲服務(網絡)外賣(外帶)有關的團體標準,其中一項標準提出,從今年6月起,在上海外賣訂餐業試點采用淋膜紙餐盒來替代塑料餐盒。三大外賣平臺承諾,采購100萬個淋膜紙餐盒,贈送給首批試點的商戶,鼓勵他們接受“用紙代替塑料”的做法。
     
    符合團體標準要求的外賣餐盒、送餐袋,上面印有專用產品標志,“SWM”代表“上海外賣”
     
    然而記者跟蹤調查發現,“用紙代替塑料”在實際推廣過程中受到了四方面阻力:
     
    首先是成本高。
     
    據上海市質監局測算,相似規格的一次性淋膜紙餐盒,批發單價大約在0.6元至0.7元,比塑料餐盒貴了0.1元至0.3元。假設一家外賣平臺在線商戶一天使用200個餐具,一年在“用紙代替塑料”上的花費就多出7000元,甚至超出2萬元。沒有強制使用的規定,許多“精打細算”的商戶就沒有動力用淋膜紙餐盒。
     
    據透露,100萬個淋膜紙餐盒,三大外賣平臺目前已贈送了一半,如果不能解決成本問題,很可能在贈送完畢后,出現沒有商戶愿為淋膜紙餐盒掏腰包的尷尬,也可能有商戶將多出的成本轉嫁給消費者。
     
    其次是實用性差。
     
    在首批試點的便利蜂超市,工作人員反映,紙盒沒有塑料盒好用,因為紙盒的“款式”單一,主要是圓碗狀,不像之前一直在用的塑料盒,格子多、面積大,用塑料盒裝餐食更有“打盒飯”的感覺。此外,紙盒在防止湯汁溢出和外界沖擊上的效果,也不及塑料盒。“塑料盒用了那么久,有它存在的道理,全部替換成紙盒,現在時機還不成熟。”一家餐飲單位的負責人坦言。
     
    第三是沒有強制規定。
     
    目前,上海多個部門聯手推出的外賣餐具團體標準并非強制標準,第三方平臺和在線商戶如果沒有承諾采用該標準,那么該標準就沒有約束力。
     
    最后是環保效應不明顯。
     
    有環保專家指出,“用紙代替塑料”,塑料垃圾是減少了,但大量被食品污染過的紙盒垃圾卻增加了,它們中的絕大多數只能當成干垃圾進行焚燒,從末端處置的角度而言,環保效應似乎還不如一些可循環利用的塑料餐具。一些被污染的塑料餐具還有可能清洗并循環利用,可紙盒卻很難做到。
     
    “用塑料代替紙”,省紙也省塑料
     
    現階段,相比“用紙代替”的方案,盡可能延長塑料制品的使用壽命,并盡最大可能循環利用,似乎是促進塑料垃圾減量的更好方式。
     
    在上海市環保局的指導下,一家地處奉賢區的快遞包裝生產企業正在反過來做,“用塑料代替紙”,也就是將傳統打包快遞用的瓦楞紙箱替換成聚丙烯(PP)箱。
     
    7月11日,記者在航南公路上的灰度環保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看到,網購平臺和快遞公司報廢的聚丙烯快遞盒被打成碎片,送入高溫“烤箱”熔化,經過壓制和冷卻,變成了一塊塊原料板。這些原料板經過切割、拼裝,再噴上條形碼、商標,裝上一些零部件,便成為嶄新的快遞箱。值得注意的是,切割原料板留下的邊角料也被送入“烤箱”,加工過程中幾乎沒有原料損耗,也沒有添加添加劑或產生廢氣廢水。
     
    各種聚丙烯快遞盒,在此基礎上,企業還開發出了冷鏈專用的配送箱
     
    快遞紙箱由于使用壽命太短,造成了極大的資源及成本浪費。據環保部門調研,網購平臺的快遞紙箱,能夠進行二次回收利用的比例不足兩成,需要不斷地使用原紙生產。因此,目前全國一年紙箱包裹需要的原紙超過4600萬噸,換算成造紙用的樹木,約等于7200萬棵。
     
    使用聚丙烯替代瓦楞紙后,一個快遞塑料箱平均可循環使用14次以上才報廢,按照每個紙箱用兩次就報廢來算,一個使用周期內相當于少生產了6個紙箱。如果算上這些快遞塑料箱可以不斷循環利用,那么減少的紙箱生產數量將隨著時間的推移呈幾何級增長,而所需的塑料原料也只需要剛開始投入的那批次就好,因為之后的原料都來自于報廢的快遞箱。
     
    灰度環保董事長柴愛娜坦言,“用塑料代替紙”的方案要行得通,必須過兩關:成本和回收。
     
    就成本而言,單個聚丙烯快遞箱的售價肯定要高于普通的瓦楞紙箱,比較兩者的原材料成本,聚丙烯大約是瓦楞原紙的兩倍,但如果看一個使用周期內的表現,聚丙烯快遞箱反而可以為企業節省成本。以某電商平臺為例,該平臺自去年年底至今投放了30多萬只聚丙烯快遞箱,相比只使用紙箱,節省了40%至50%的包材成本。
    此外,受到我國禁運“洋垃圾”、清理打擊低端廢棄物收運處置行業、上海相關低端產業外移等因素的影響,上海及周邊地區的再生紙市場價格在不斷上漲,這也間接增加了“用塑料代替紙”方案受歡迎的程度。
     
    就回收而言,聚丙烯快遞箱能夠得到循環利用的前提是有健全的回收體系,如果得不到及時回收,就相當于一次性消費品,“用塑料代替紙”就失去了環保意義。柴愛娜透露,目前灰度環保主要和有自建物流體系的電商平臺合作,雙方合同約定,聚丙烯快遞箱如不能回收,平臺要承擔違約責任,同時,平臺還將回收情況納入對快遞員的績效考核,確保聚丙烯快遞箱盡可能得到收回。
     
    據了解,目前灰度環保在市場上投放的聚丙烯快遞箱已有70多萬個,合作對象涉及蘇寧、京東、國美、國藥、中郵速遞易等。
     
    對于該模式,業內人士指出,還有點“美中不足”——只是“內循環”,并不能解決其他類型廢棄塑料的“出路”,比如外賣廢棄塑料餐具、社區垃圾桶內和其他垃圾混在一起的廢塑料,這些塑料由于受到污染,且成分復雜,不符合聚丙烯快遞箱對再生原料的要求,但這些廢塑料的量遠遠超出快遞塑料垃圾的規模,亟待有效的解決方案。
     
    企業表示,為了打破“內循環”,將來會在社區試點投放廢棄物收集箱,用于收集廢棄的快遞塑料盒、飲料瓶和廢電池,拓展廢棄物循環利用的來源渠道,但居民能否精準分類投放,是一大難題。一旦解決,將極大地緩解源頭塑料廢棄物的增量問題。
     
    五、從拒絕一根塑料吸管開始 擦亮綠色環保新名片
     
    說起塑料垃圾,它們已無處不在,就連藍色海洋中的生物也受到了它的毒害。還記得,那根長達12厘米的吸管曾給一只巨型海龜帶去撕心裂肺的痛苦。看著海龜鮮血直流、慘叫不已的樣子,救助人員和人們深深的愧疚和同情。同時,海龜事件也引起了人們對于當下生活方式的反思。
     
    據估算,到2050年全球將累計產生120億噸的塑料垃圾,而將近900萬噸塑料垃圾流入江河海洋。其中,包括塑料袋、塑料瓶、塑料包裝物,也包括塑料吸管。根據美聯社報道,雖然塑料吸管在全球塑料垃圾中占比大約4%,但卻構成了大約2000噸的龐大污染源。
     
    另外,塑料吸管以其難以回收、回收價值極低的特性被列入“人類的終極浪費”。因此,雖然塑料吸管在眾多的塑料制品中占比很少,單個體積很小,卻仍然可能成為海洋生物的致命殺傷武器。
     
    其實,隨著環保理念的推廣和提升,每一個人的心里多多少少都保有對綠色地球、藍色海洋的保護意識。而這樣的美好而深遠的理念或許就是從對待一根吸管的態度開始。
     
    今年7月1日,星巴克總部所在的華盛頓州西雅圖市禁止餐飲店提供塑料吸管,每違規一次罰款250美元。緊接著,星巴克總部便宣布,將于2020年前在旗下2.8萬家門店內全面取締塑料吸管,以響應抵制一次性塑料產品的行動,中國總部也將參與其中。
     
    這對于塑料垃圾治理無疑是個好消息。且不說這樣的舉動到底能給現有的生態環境減少多少壓力,起碼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一石激起千層浪。環保的理念和行動的傳播和開始也有著“蝴蝶效應”。某些歐洲及美國的國家和城市計劃限制甚至禁止一次性塑料制品的使用。今年 9 月開始,在英國和愛爾蘭的所有麥當勞餐廳將全面中止塑料吸管的使用,替換為紙質吸管;根據希爾頓酒店的計劃,集團旗下650家酒店將于2018年停用塑料吸管,以實現在2030年前將環境足跡降低一半的目標;德國雷韋集團宣布,將在旗下近6000家超市和商場禁售一次性塑料吸管,此舉有望每年節省超過4200萬根吸管。
     
    美國航空、星巴克、凱悅、麥當勞,從餐飲、到酒店、到航天航空,人們正在通過一個人的努力、一個行業的改變跨出環境保護的一大步。
     
    當然,長久以來,塑料吸管以其獨特的方式逐漸演變為一種人們所依賴的生活方式。簡單的取締自然是行不通的,消費者的消費體驗跟企業的發展是緊密相連的。因此,雖然這些企業勇敢地跨出了具有時代先鋒性的一步,但是只有探索出新的可行的道路,才能讓環保的理念落地生根。
     
    為此,麥當勞公司正在研發可生物降解的吸管和集成封蓋的杯子,美國航空公司航班上將使用可生物降解的產品替代塑料吸管,星巴克也正在探尋可降解材料所制吸管,試圖以紙質吸管或者使用無需吸管的特殊杯蓋帶給消費者新的消費體驗和環保動力。
     
    其實,這樣看似小小的環保舉動,一旦以點帶面地實行起來,將是不可估量的環保力量。據統計,美國每天丟棄大約5億根塑料吸管,每年向海洋傾倒多達1200噸塑料,威脅海洋生態。從世界的角度出發,塑料吸管的產量和危害便可想而知。
     
    一根塑料吸管的使用生命不過短短二十分鐘,留給人們和環境的影響卻極為深遠。在我們的生活中,諸如塑料吸管一類的一次性塑料用品還很多,除塑料袋、塑料瓶外,外賣餐盒、外賣飲料杯等采用不可降解塑料制成的塑料用品正在成為塑料垃圾污染的新源頭。而改變未來的一大步就從我們眼前的一根吸管、一份餐盒開始。
     
    本文網址:http://www.zybb.tw/news/show/26230/,轉載請注明出自發商機網,謝謝!
    專題推薦: 吸管 塑料 餐廳
     
    相關新聞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精彩圖文
    推薦資訊
    最新資訊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