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xarpv"><object id="xarpv"><noscript id="xarpv"></noscript></object></listing>
  1. <output id="xarpv"><pre id="xarpv"></pre></output>
  2. <var id="xarpv"><ol id="xarpv"><noscript id="xarpv"></noscript></ol></var>

    <listing id="xarpv"><object id="xarpv"></object></listing>
  3. <listing id="xarpv"><object id="xarpv"><tr id="xarpv"></tr></object></listing>

    90后人均負債12萬是真的嗎? 為什么說匯豐銀行的調查報價是假的?

    2019-02-27 22:13 瀏覽:375 評論:0 來源:發商機網   






    90后人均負債

    據報道,匯豐銀行的一項調查顯示,90后的負債額是月收入的18.5倍。已經工作的90后,人均負債超過12萬元。有輿論調侃稱: “這屆年輕人真敢窮!”

    對于在北京工作的曉文來說,起初只是想買一部 iPhone,月還600元,完全可以負擔。后來開通了信用卡、花唄、網貸……拆了東墻補西墻。現在,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哪天早上醒來時,發現所有債務數字清零了,一切重新開始。”

    【案例】:48小時內,網購狂花2萬多

    11月12日凌晨,雙眼布滿血絲的曉文扔下熱得發燙的手機,一頭栽到床上。

    整整兩天兩夜,她不吃不喝不睡,在今年“雙11”搶了51件日化用品、32件衣服鞋帽、27份零食、17款美妝、9支口紅、6件電器、4個包以及2箱減肥藥……共計148個訂單。

    48小時內,她不眠不休地花了2萬多塊錢。這個數字,相當于她三個月工資。

    為了湊夠這筆預算,她趕在“雙11”之前申請了一筆小額網貸、綁定了兩張信用卡,還利用支付寶“雙11”大促提升了花唄額度。沒想到最后買嗨了,不僅所有借貸額度觸頂,還有小兩千塊錢的商品只能走分期付款。

    按照曉文目前每月存款一千多來算,“雙11”一天花的錢,她需要一年半才能還完。

    可是網貸不等人,花唄不等人,信用卡逾期利息翻倍,如果不能在下個還款周期按時入賬,她就要面臨罰息、催收、利滾利。

    畢業2年半,曉文成功把自己的存款從三四千變成了三四萬,負的。

    “最起初,我只是想買一部剛上市的iPhone,月還600元,完全可以負擔得起。后來想買的越來越多,于是開通了信用卡、花唄、網貸,拆了東墻補西墻,分期不行就套現。很快,我的工資就跟每月還款額持平了……”

    【數據】:90后的負債額是月收入的18.5倍

    像這樣花錢的年輕人,不止曉文一個。

    匯豐銀行的一項調查數據表明,90后的負債額是月收入的18.5倍。

    以2018年應屆生平均薪資5429元計算,第一批95后一出校門就平攤了人均10萬元的債務。而已經打拼了幾年的90后更慘,人均負債12萬元以上。

    數據發布伊始,微博便被話題“90后,破產的一代”攻占。

    有網友表示:我們90后也不知咋搞的,以前40后即使窮到啃樹皮,也沒有搞到負資產,怎么現在90后有車、有房、有吃、有穿、大魚大肉、西裝革履的,資產就變負數了呢?

    也有一部分網友大倒苦水:同感,只是我父母沒有補貼我,買房子首付、裝修、買家具各種錢都是我和我老公出的,他們家也沒有出,現在還欠11萬。馬上孩子就要出生。想想也是覺得心累。希望早日還清債務,能有點積蓄吧!

    還有網友為群體“正名”:90后一樣也有為了家負重前行的,誰也不想負債,但是有些債務到了一定年齡你就要背負,我負債20萬房貸!結婚了有孩子就要有一個家!無論多大,這個家是我們三口人的避風港、幸福灣!

    析因:房子,是90后負債的最大壓力

    據中國青年報稱,多數90后仍然把房產作為首要的財富追求目標,占所有90后比重的62%。

    在近些年的購房熱潮中,90后也是買房的主力大軍,比例逐年增高。具體到目前的剛需市場,90后的購房成交比例已經超過了三分之二,但僅憑90后自身想要實現買房目標,還是有些難度的。

    據調查顯示,憑一己之力掙到首付和月供的90后群體只占12.4%,而依靠父母買房的90后則占了40%。前段時間,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樊綱所說的“六個錢包”理論刷爆網絡,也完美地詮釋了現在年輕人買房的方式。男方女方的父母、爺爺奶奶、姥姥姥爺共計“六個錢包”來繳納首付,再由夫妻來承擔房貸。從目前的情形來看,“六個錢包”的購房模式是現今90后購房最普遍的現象,但這也讓90后的負債額直線飆升,而且大多身背幾十萬、幾百萬的高額負債。

    超前消費,是90后負債的有力推手

    網上流傳著這樣一句話,80后掙一萬只敢花三千,90后掙一萬能花一萬五,這句話雖然是調侃,但也直觀地說明了很多90后“超前”的消費觀。

    住高檔單身公寓、出門從不坐公交、用著最新款的智能手機、一身名牌服裝,這是很多90后群體的寫照。在天貓品牌銷售榜前五十名中,90后用戶群比例超過六成。

    光鮮的表象背后是不為人知的心酸。實際上,大部分90后的收入并不能支撐他們如此“高調”的生活支出,于是,現在“極為便利”的信用卡和小微貸還有花唄、借唄等借貸渠道就成為了支撐90后群體保持高消費的保障。

    據中國銀行發布的數據表明,目前的信用卡持卡人群以80后、90后為主,且90后持卡比例仍在攀升,截止到2017年,我國信用卡累計發放5.88億張,其中90后的持卡占比就已經超過30%,也就是將近1.8億張。

    不止如此,在P2P還沒有爆雷之前,各種小微貸款多如牛毛,很多僅靠信用卡滿足不了消費需求的90后們就成了小微貸款們的最忠實客戶。

    1.7億90后中,有4500萬人開通螞蟻。“雙11”當天,花唄至少給8000萬用戶追加了1760億信用額度。用了花唄以后,月均消費1000元以下中低消費人群的消費能力瞬間提升了50%。

    透支消費給了年輕人一種幻覺,“買得起,我還有錢”。

    一、90后人均負債12萬?假的!| 數據辟謠

    我們每天都會看到很多數據,驚人的數據揭示驚人的結論,錯誤的數據產生錯誤的認知。什么時候該懷疑?什么時候該恍然?太難分辨了。

    為此,我們今年新開了“數據辟謠”系列,用數據去辟謠,或是辟數據的謠,希望你會喜歡。

    90后人均負債12萬,這屆年輕人為何那么窮?

    看到這句話,你的第一反應是什么?

    小巴隨機采訪了幾位同學。

    有人說:竟然這么多?估計是算上房貸了吧?

    有人說:負債12萬,恰恰證明大家不窮啊。

    有人說:從理財角度看,負債也是一種能力。

    但小巴的第一反應是:這個數據肯定不對啊!

    為什么這么肯定呢?我來給大家剖析一下。順便講講,如何辨別一條似是而非的謠言。

    先來看看這條可疑消息的全文:

    匯豐銀行最近調查顯示,中國90后一代人的債務與收入比達到令人吃驚的1850%,該群體欠各種貸款機構和信用卡發行機構的人均債務超過17433美元(約合12萬元人民幣)。

    這條在2018年末到2019年初廣泛流傳的消息,雖然表述各有變化,但少不了三個元素:

    ① 來自匯豐銀行報告;

    ② 90后債務是收入的18.5倍;

    ③ 人均負債12萬。

    有人民幣和美元的換算,18.5倍又寫成了1850%這種百分比表述,加上匯豐銀行的加持,讓一切顯得有模有樣。

    但破綻還是很多:

    1、匯豐銀行的報告,一般是英文的,而“90后”這個詞卻來自中文語境。

    不是說“90后”不能譯成英文(the Post-90s),但在國際語境里,更常見的表述是Millennials (“千禧一代”),一般對應出生于1982—2000年的年輕人。

    即使匯豐銀行真有這份報告,翻譯過來也應該說千禧一代如何如何,不能和90后畫等號。

    2、債務是個存量指標,收入是個增量指標,“債務與收入比”的說法太過含糊。

    假設小巴月收入1萬元,年收入12萬元,截至2018年末,負債24萬元。

    那我的“債務與收入比”究竟是按月收入算的2400%,還是年收入算的200%?

    3、歸根究底,人均債務不可能那么高。

    我知道,大家都有過“被平均”的體驗。

    馬云資產2700億人民幣,小巴資產X萬人民幣,我倆的人均資產為1350億人民幣。哪怕我連個零頭都摸不著,這個數字也毋庸置疑。

    同理,如果大量社會財富高度集中在少數富豪手中,就會出現普通民眾難以理解的平均數值。

    但是!債務不像資產那樣,可以靠著少數個體的極高值拉高整體平均數——因為根本不存在少數個體的極高值。

    認真想想,你見過負債上百億的公司,但見過負債上百億的個人嗎?

    哪家貸款機構想不開,會讓一個負債10億的自然人,有負債100億的機會?

    哪家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需要對公司負債承擔無限責任?

    當年史玉柱號稱“中國首負”,也才負債2.5億人民幣而已(這還是因為他重視信譽,個人主動償還企業債務)。2018年有人被網友評為90后“最牛老賴”,名下欠款也才1.4億人民幣。

    根本不夠拉高上億民眾的平均值。

    上一部分,是小巴根據常識展開的合理懷疑,可能還有同學不服。沒關系,懷疑只是開始,推動我們進一步核實信息。

    這一部分,我們給出實錘。

    首先,匯豐沒有這份報告。

    按理說,小巴找不到并不等于沒有。但我之所以敢如此斷言,是因為在檢索過程中,摸清了這條謠言的改編路徑:

    2016年2月,宏利保險(Manulife)發布的新一版“宏利投資者意向指數(MISI)”中提到,中國大陸年輕投資者(千禧一代)的債務,達到月收入的18.5倍。

    報告中解釋得很清楚,問卷采訪了500位目標投資者,他們符合:

    ① 25歲以上(其中35歲以下的劃為千禧一代,對應80后);

    ② 中產至富裕階層(位于北上廣,收入排在總人口的前50%);

    ③ 家庭財務計劃的主要決策者;

    ④ 只有現金或主要住房,而無其他投資資產的,不被歸類為投資者。

    顯然,1. 樣本量很小;2.研究群體不是90后;3.調查針對中高收入投資者,他們對財務杠桿的使用不同于一般民眾。

    到2016年12月,路透社的一篇文章,名為《與馬家人見面:千禧一代如何改變中國對金錢的看法》,援引了宏利保險的數據。

    這篇文章運用了一些英文媒體的慣用手法:講述一個個例,引用幾位教授的評論,再加上幾組聳人聽聞的數字——宏利對于受訪群體的說明顯然太啰唆了,文中一概省去。

    從這里開始,18.5倍對應的群體變成了全部中國千禧一代。

    隨后,路透社的文章被一些中文媒體(其中不乏知名報刊)編譯,傳入了國內。編譯過程中,“中國千禧一代”變成了“中國年輕一代”,而宏利保險這個信源逐漸被丟棄。

    轉眼來到2018年8月,一家互聯網金融平臺發布了“90后貸款消費報告”,這份報告內容來自平臺問卷調查數據,本身沒什么問題。

    但是一些媒體解讀這份報告的時候,把當年聽過的“18.5倍”重新拉了出來。

    從此,“負債收入比18.5倍”開始指向中國90后。

    2018年9月,一家專注于趣味報告的微信公號,把“90后很窮”當成了寫作主題。

    文中,他們不但引用了“負債收入比18.5倍”這一說法,還引用了“2017年一線城市應屆畢業生平均月薪6917元”,兩兩相乘,算出了12.79萬元的人均負債。

    (2017年上海高校畢業生初次就業平均月薪才5386元,不知道6917元是從哪里來的,也不明白為什么這個數字可以代表90后平均月薪)

    這篇文章流傳頗廣,中國90后從此“人均負債12.79萬元”。

    2018年12月,不知始于哪家媒體,“90后+12.79萬元+18.5倍”的組合,開始冠以匯豐銀行報告的名頭。

    匯豐好冤。

    同月,一家不像海外媒體的海外媒體,在其英文文章中引用了這個數據。

    或許是為了更符合英文閱讀習慣,18.5倍變成了1850%,12.79萬元人民幣換算成了17433美元。匯豐當然要寫成HSBC,總不能是Huifeng。

    兩天后,《環球時報》編譯了這篇文章。

    “12.79萬元”就這樣成了“17433美元(約合12萬元人民幣)”,HSBC又變回了匯豐銀行,1850%還是1850%。

    自此,各大媒體、平臺都開始放心使用這一數據。畢竟,《環球時報》譯自英文媒體誒!找不到原報告又怎樣?

    各種控訴與追問隨之而來:為什么90后那么窮?這屆90后真敢窮!是誰掏空了90后?

    90后有點想笑。

    或許,還有讀者好奇,會不會報告是假,數據是真?90后確實人均負債12萬元?

    那我們再來算算賬。

    根據第六次人口普查,中國有超過1.88億90后。

    如果人均負債12.79萬元,那么90后群體一共負債超過24萬億元。

    而根據央行《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8》,截至2017年末,全國住戶部門債務余額40.5萬億元,其中,個人住房貸款余額21.9萬億元。

    大半個社會的個人債務都在90后身上?甚至比全民的房貸總額都高?

    90后里,1997—1999年出生的人還在讀大學本科,最老的1990年生人也一般工作不滿十年,他們能不能背得起這口巨大無比的鍋,大家可以掂量掂量。

    反正這鍋小巴不背!都多少年了,還在污名化90后!

    后記

    不想懟任何一家媒體,小巴也是自媒體人,也喜歡引用奪人眼球的數據。

    小巴也出過錯,吳老師也出過錯,考證每一句話太強人所難了,孰能無過?

    之所以要較這個真,是因為這次看到太多有公信力的媒體和平臺,竟然都被忽悠了,實在不希望一直這樣訛傳下去。

    出人意料的結論,來自出人意料的論據。如果論據錯了,由此而生的判斷不是很危險嗎?

    二、90后人均負債12萬,這屆年輕人為何那么窮

    年輕人真的變窮了嗎?查了一下數據,答案是肯定的。

    2019年新年剛過,蘋果公司的股價遭遇“開門黑”,一度下跌近10%。

    蘋果首席執行官庫克在給投資者致信中,把鍋甩給了中國,認為是中國經濟放緩導致了蘋果銷量驟減。
    在過去的幾年,中國年輕人隔三差五的就會被提醒自己很窮。即便如此,并沒有影響到“買買買”的熱情。
    不過這次,連蘋果都賣不動了,中國年輕人的“窮”大概是坐實了。

    這屆年輕人到底有多窮?

    年輕人真的變窮了嗎?查了一下數據,答案是肯定的。

    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2005年全國城鎮在崗職工平均月薪1530元;而據《中國勞動統計年鑒2017》的數據,2016年全國在崗職工合計就業人員平均工資為5750元。

    據北京大學課題組的數據,2005年全國高校畢業生平均起薪1588元;而據第三方評價機構麥克斯的數據,2016年本科畢業生的平均薪資為4376元。

    數據對比非常明顯。在2005年,本科畢業生的月薪是城鎮職工的104%;到了2016年,本科畢業生只有城鎮職工月薪水平的76%。

    再來看增幅,本科畢業生平均起薪增長276%,而城鎮職工平均月薪則增長376%,大學畢業生的工資增長水平大大落后了。

    看收入,在過去的十幾年,相對社會總體水平,年輕人確實變得更窮了。

    在2018年11月,有專業機構發布了《中國養老前景調查報告》,這份報告表示,中國新一代年輕人里(35歲以下),56%的人暫未開始儲蓄。開始儲蓄的44%的人中,平均每月儲蓄僅1389元。

    掙得少、沒存款也就罷了,這一屆年輕人還特別敢花錢。

    《2017年消費升級大數據報告》顯示,90后人群消費增長最快,達到70后增幅的兩倍,年均消費三年來增長了2.7倍。

    年輕人掙得不算多,花起錢來卻十分爽快,那錢從哪兒來?一個字,借。

    2018年8月20日,央行公布了《2018年第二季度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其中提到,全國信用卡逾期半年未還款的總額達到了756.67億元,環比增長6.35%。

    而翻看過去幾年的報道就會發現,這一數字在8年間已經增長了接近10倍。

    2010年全國信用卡半年未償信貸總額僅為76.86億元,2013年為251.92億元,2015年為380.27億元,到2017年增長到了663.11億元,2018年1季度為711.48億元。

    當然,單看信用卡逾期數字并不能說明鍋都是年輕人的,還有一些報告能更直白的說明年輕人的債務問題。

    據花唄官方發布的《2017年輕人消費生活報告》顯示,全國近1.7億的90后中,超過4500萬人開通了花唄。簡單的說,就是3.6個90后之中,就有1個人在用花唄。

    截至2017年末,花唄賬單分期業務借款人年齡主要集中在35歲以內貸款余額占比79.38%。

    90后確實已經是消費貸款的主力軍了。據融360調查,從年齡上看,貸款人群中90后(含95后)占比最高,達49.31%,在亞洲同齡人中也第一。也就是說,在使用消費貸款的人群中,將近一半都是90后。

    90后不僅舉債的人多,額度也十分驚人。匯豐銀行最近調查顯示,中國90后一代人的債務與收入比達到令人吃驚的1850%,該群體欠各種貸款機構和信用卡發行機構的人均債務超過17433美元(約合12萬元人民幣)。

    “借錢度日”幾乎成為很多年輕人的生活常態。

    一屁股債是怎么欠下來的?

    很多年輕人會覺得,對比父母那一代,甚至對比十幾年前,自己賺的錢已經足夠多了。尤其是身處互聯網行業的年輕人,動輒月入20k、30k、50k。

    實際上卻并非那么回事兒,這是經濟學上典型的“貨幣幻覺”。在工資上漲的同時,你的“衣食住行”各方面的消費同樣在上漲,而且上漲速度甚至要比工資還快。

    前文提到,2016年本科畢業生的月薪比2005年增長276%,與此同時:

    北京通州2005年小兩居租金為800元,2018年租金為4000元,增長500%;

    北京通州2005年新房開盤價多為4000—5000元,2018年二手房價格超過50000元,增長1000%-1250%;

    2005年,北京一碗牛肉面的價格為5元錢,2018年則是15元—20元,增長300%—400%;

    ……

    看起來工資的絕對值并不低,但是細算購買力的話,就會發現工資的含金量大大下降。即便月入2萬(這已經超過北京市平均工資的一倍),也只不過剛剛追平房價的漲幅。

    年輕人不僅沒有想象中有錢,還一腳踩進了“消費主義”的大坑。

    不能說年輕人追求精致的生活不對,也不是“花明天的錢,圓今天的夢”有問題,最大的問題是,各種營銷在不斷重塑年輕人的消費觀念和行為。

    很多營銷號以此為生:聰明的女人,舍得為自己花錢;女生到了哪個年齡段就該買上幾個奢侈品牌的包包,用某種價位的護膚品;男生應該開什么樣的車;越愛花錢的人越有錢,越節省的人越沒錢……

    在營銷號的塑造下,很多人擁有了自己收入匹配不上的消費欲望,而且這種消費欲望又被鋪天蓋地的廣告美化成:活成我想要的樣子。

    所以,在一份大學生消費信貸調查報告中,你能看到:近64%使用花唄的大學生,都是用來購買電子產品、奢侈品和化妝品。至于生活用品,幾乎見不到。

    及時行樂,對你好不好不知道,但對商家,肯定是好事。

    當然,能讓90后人均負債12萬,并不完全是消費主義的鍋。“買買買”會讓很多年輕人邁出“負債”的第一步,而債務高企的根本原因還是房貸。

    尤其是2016年-2017年這一輪房貸上漲,一方面源于部分家庭加杠桿購房的投機性行為,另一方面源于一些年輕家庭在“再不買就買不起”擔憂下提前集中入市。大量投機性行為,加上年輕家庭因為提前購房不得不增加借貸規模的做法,導致中國居民部門債務規模迅猛擴張。

    而在2018年4月,匯豐銀行的一份報告稱,中國“千禧一代”(即80后、90后)住房擁有率達到70%,同時有4成青年買房靠父母。買房年輕人越來越多,但大部分還得依靠父母的存款提供首付,同時自己每月還要負擔貸款。這勢必會減少老一輩的存款,并導致年輕人杠桿率升高、存款難度增加。

    《中國家庭金融報告》的數據也顯示,在住房抵押貸款參與率這項統計中,30歲以下的年輕家庭的負債參與率與30歲-44歲中年人群的負債參與率接近,遠高于其他年齡群體。

    不動產財富增值的背后,年輕人的負債率也大幅上升,中國人享受的財富盛宴,也背負了最終的債務。因為有房,很多人看起來身家百萬,但卻拿不出真金白銀。

    除此之外,年輕人變窮也無法脫離時代的背景和歷史的行程。

    經濟學家何帆曾說:“生于上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的人是最幸運的,大體來說,這一代人完全可以靠個人的努力,獲得理想的工作,過上體面的生活。但是80后和90后已經開始感到巨大的壓力。從上學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感受到同學與同學之間的不平等。”

    相比上一代人,今天的年輕人通過自身努力改變命運的機會,可能正變得越來越小,甚至可能已經錯過了時間窗口。

    量入為出,并不是一種過時的生活方式

    當年輕人背負上了高負債,會發生什么?

    最直接的,生活的風險會不斷增加。在經濟高速增長時期還好說,一旦經濟放緩,個人的職業生涯受到波及,預期收入下降甚至失業,那很可能就要面臨債務違約、房貸斷供的局面。

    據融360調查發現,在90后的貸款人群中,已經有近47.2%的人產生過逾期,而逾期次數高于10次以上的人群,占比達到4%。

    其中,90后貸款人群中超過64%的人在4個以上平臺進行借貸,而在20個以上平臺借貸的人已經達到9.6%。除了償還房貸、車貸以外,有29.6%的90后貸款的原因是要償還其他欠款。

    債務越來越高,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開源節流。對于普通年輕人來說,“源”就那么多,只能在“節流”上多下功夫。所以,會出現無論怎么刺激,年輕人都不敢再消費的情況。

    電視劇《蝸居》里,郭海萍的一段話特別有代表意義:

    “每天一睜開眼,就有一串數字蹦出腦海:房貸六千,吃穿用度兩千五,冉冉上幼兒園一千五,人情往來六百,交通費五百八,物業管理費三四百,手機電話費兩百五,還有煤氣水電費兩百。也就是說,從我蘇醒的第一個呼吸起,我每天要至少進賬四百,至少……這就是我活在這個城市的成本。這些數字逼得我一天都不敢懈怠,根本來不及細想未來十年。”

    在過去的很多年,超前、借貸消費被認為是一種正確的風潮,算計著花錢、量入為出會被認為是“古板”。

    在這種風潮之下,高負債背后的風險卻鮮有人提及。

    敢于花錢的一個重要原因在于對未來的樂觀預期。新華社2017年對全國44個城鎮約1萬名消費者展開的調查顯示,約八成的受訪者認為未來五年內,家庭收入將出現明顯增長。

    在收入不斷上漲的時期,這些都不是問題,一旦經濟不確定性增加,收入上漲不及預期甚至減少,家庭財務問題就會浮出水面。

    況且,住房是剛需,房價又那么高,不貸款是不可能的。而在杠桿率如此之高的背景下,在其他消費方面,中國年輕人可能確實需要考慮更加理性的消費以及量入為出的生活。

    首先是延遲滿足。延遲滿足在育兒問題上是一個核心技能,對成年人也同樣重要。收入是有限的,消費是無限的。學會存錢,延遲消費欲望的滿足是抵御風險的第一步。

    其次是強制儲蓄。為未來多做儲蓄并非壞事。尤其是社會福利和保障并沒有那么完善,子女的教育、父母的健康、未來的養老,這些都是需要用真金白銀做支撐的。

    再就是財務風險隔離,也就是俗稱的“不要把雞蛋全都放進一個籃子”。

    就連一向超前消費的美國人人也在反思。一次次因過度超前消費而來的經濟危機與泡沫崩潰,令他們的消費觀日趨保守。在一項針對美國年輕人的調查中,60%的受訪者沒有單件價格超過2000美元的產品,超過一半的人在電子產品上的花費沒有超過500美元。哪怕是在美國消費信貸中體量最大的學生信貸,主要方向也是協助完成學業,而不是物質消費。

    量入為出的生活,是中國年輕人必須要補上的一課了。
    原標題:90后人均負債12萬是真的嗎? 為什么說匯豐銀行的調查報價是假的?
    網址:http://www.zybb.tw/news/show/26999/
    (責任編輯:曉發原創)
    打賞
     
    今日熱點

    女大學生埃航遇難 浙江萬里學院這名大四女生為何要去埃塞俄比亞?

    埃航遇難浙江女大學生資料,本計劃和男朋友去非洲看長頸鹿。據@都市快報報道:浙江省外辦消息,埃塞俄比亞失事航班上的浙江女性為金華蘭溪人,是浙江某大學學生,3月9日從上海出發前往埃塞俄比亞。原計劃和朋友在…
    2019-03-11 15:12瀏覽:2711512155103 標簽: 大學生 遇難 埃航 浙江萬里學院

    范冰冰疑拜訪恒大 是要復出了嗎?

    復出大計在路上?范冰冰狀態回歸疑拜訪恒大。近日,有媒體在北京東三環附近再次拍到了范冰冰的身影,這是繼3月7日范冰冰拜訪華誼之后,再次拜訪之前合作緊密的影視大戶,似為復出做最后的沖刺和緊鑼密鼓的準備。
    2019-03-11 14:56瀏覽:2711456144802 標簽: 范冰冰 復出 恒大

    趙本山兒子減肥 22歲趙一楠得了什么病發胖的?

    趙本山兒子減肥,自曝發胖是因為生病。3月11日,據網友爆料,趙本山兒子趙一楠的近照再次曝光,之前已經曝出他參加某個減肥營的訓練,并且表現非常輕松,而這次曝出的動態看,趙本山的兒子已經很好的適應了減肥營…
    2019-03-11 13:38瀏覽:2711338133601 標簽: 趙本山 減肥 兒子 趙一楠

    阿里創投法人變更 戴珊憑什么上位?

    阿里創投高層變更:戴珊接替張勇任董事長。阿里巴巴集團CEO張勇不再擔任該公司法人代表以及董事長,上述職位由阿里巴巴B2B事業群總裁戴珊接任。另外,戴珊還擔任了阿里創投的總經理一職。
    2019-03-11 13:29瀏覽:2711229134901 標簽: 阿里創投 高層 戴珊 張勇

    聯合國工作者遇難 19名聯工同乘一架飛機去做什么?

    聯合國:19名工作人員在埃航事故中遇難。據俄羅斯衛星網報道,國際移民組織發表聲明稱,10日墜毀的埃塞俄比亞航空飛機上,有19名聯合國各分支機構的工作人員。
    2019-03-11 11:30瀏覽:2711130114411 標簽: 聯合國 工作者 遇難 失事
     
    免責聲明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內容。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站未對其內容進行核實,請讀者僅做參考,如若文中涉及有違公德、觸犯法律的內容,一經發現,立即刪除,作者需自行承擔相應責任。涉及到版權或其他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email protected]
    0相關評論

       大家還關注了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