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xarpv"><object id="xarpv"><noscript id="xarpv"></noscript></object></listing>
  1. <output id="xarpv"><pre id="xarpv"></pre></output>
  2. <var id="xarpv"><ol id="xarpv"><noscript id="xarpv"></noscript></ol></var>

    <listing id="xarpv"><object id="xarpv"></object></listing>
  3. <listing id="xarpv"><object id="xarpv"><tr id="xarpv"></tr></object></listing>

    内蒙矿企事故追责 内蒙古银漫矿难原因是什么?该谁负责?

    2019-02-28 14:00 浏览:62 评论:0 来源:发商机网






    内蒙矿企事故追责

    据内蒙古锡林郭勒盟纪委监委官方微信消息,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银漫矿业公司“2·23”重大生产安全事故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5名公职人员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年2月23日8时20分许,内蒙古自治区西乌珠穆沁旗银漫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银漫公司)井下发生重大运输安全事故。事故造成22人死亡,28人受伤。

    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银漫矿业公司“2·23”重大生产安全事故中,西乌珠穆沁旗旗委常委、政府副旗长高晓波,西乌珠穆沁旗应急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司全成,西乌珠穆沁旗林业草原局党组书记、局长姚玉清(原任西乌珠穆沁旗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西乌珠穆沁旗应急管理局党组成员包凤山,西乌珠穆沁旗安全生产综合执法局局长高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高晓波简历

    高晓波,男,蒙古族,1968年7月出生,辽宁建平县人,函授大学学历,1997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24120;?988年8月参加工作,现任西乌珠穆沁旗旗委常委、政府副旗长。

    司全成简历

    司全成,男,汉族,1971年12月出生,河北阳原县人,党校本科学历,1993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24120;?991年12月参加工作,现任西乌珠穆沁旗应急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

    姚玉清简历

    姚玉清,男,汉族,1971年9月出生,山西阳高县人,大学学历,2001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24120;?999年12月参加工作,原任西乌珠穆沁旗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现任西乌珠穆沁旗林业草原局党组书记、局长。

    包凤山简历

    包凤山,男,蒙古族,1962年2月出生,辽宁建平县人,函授大学学历,1990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24120;?980年3月参加工作,现任西乌珠穆沁旗应急管理局党组成员。

    高栋简历

    高栋,男,蒙古族,1985年3月出生,内蒙古正蓝旗人,函授大学学历,2010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24120;?007年6月参加工作,现任西乌珠穆沁旗安全生产综合执法局局长。

    一、内蒙古矿企22死事故10人被刑拘

    昨日,内蒙古西乌旗银漫矿业公司,矿区后侧的主斜坡道入口处。 

    “内蒙古银漫矿业公司运工车失控事故”追踪

    锡林郭勒盟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昨日证实,内蒙古矿企事故死亡人数增至22人,另有28人受伤。当地有关部门称,10名责任人被刑?#26657;?#20854;中一人取保候审。应急管理部发布消息称,涉事西乌旗银漫矿业公司存在非法购车、严重超载、转嫁安全责任等多?#27835;?#35268;行为。

    昨日17时许,新京报记者在涉事公司看到,公司内不少员工在收拾行李,?#24613;?#22238;家。员工宿舍里,许多人已离开,留下空荡荡的床铺。有死者家属表示,已有工作人员开?#21152;?#20182;们协商赔偿等善后事宜。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针对地下矿山无轨运人车,我国暂无针对性的安全技术要求。2017年,应急管理部曾发布征求意见稿,但截至目前未对外发布。

    一重伤者不治 死亡人数增至22人

    内蒙古矿企安全事故死亡人数再度更新。24日晚7时左右,伤者张某某的家属告诉新京报记者,张某某已经去世。昨日,锡林郭勒盟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证实了此消息。

    该负责人表示,张某某于2月24日15时46分死亡。截至昨日11时30分,事故已致22人死亡。

    锡林?#38138;?#24066;殡仪馆工作人员称,24日晚间,张某某被送到殡仪馆,警方?#35759;?#20854;做完法医鉴定。

    家属描述,事故发生后,张某?#25104;?#21183;很重,“肋骨插进肺里边了,?#21271;?#36865;往锡林郭勒盟蒙医医院ICU病房接受治疗。事发前,张某?#36710;?#36825;家矿业公司工作才一周左右。2月23日事发下午,张某某曾短暂清醒,但当天晚上病情突然恶化。

    官方通报企业多?#27835;?#27861;违规行为

    昨日18时许,新京报记者从锡林郭勒盟有关部门获悉,西乌旗“2·23”安全事故责任人目前已有10人被刑事拘留,其中1人已取保候审。昨日,应急管理部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涉事企业银漫矿业公司存在多?#27835;?#27861;违规行为。

    应急管理部安全生产基础司司长裴文田介绍,从设备角度来看,银漫矿业公司通过网络从市场上非法购买人员运输的车辆,但车辆未取得国家规定的安全标志,也没有经有关部门检测检验,就擅自投入使用。车辆核载应不超过30人,但银漫矿业公司在现场实际承载50人。

    裴文田称,与此同时,企业还擅自违反安全设施设计规定,将措施斜坡道运用于人员运输使用;在管理上,该企业也存在严重的以包带管行为,将安全责任转嫁给承包单位。在核查中,工作组还发现该企业严重违反了停产复工要求。春节前期,银漫矿业公司曾向有关部门报告不停产,而事实上1月15日就进行了停产。春节过后,银漫矿业公司从2月13日开?#21152;?#25797;自复工,导致大量人员下井,发生这次重大人员伤亡事故。

    裴文田还表示,政府有关部门对企业安全生产存在的问题监管不到位,特别是?#28304;?#33410;、节后停产复工,缺乏有针对性的监督检查。

    讲述:员工称合同一年一签 事发时司机为替班

    25日17时许,新京报记者再次来到银漫矿业公司。公司内,不少员工在收拾行李,?#24613;?#22238;家。员工宿舍里,许多人已离开,留下空荡荡的床铺。

    原本1000人左?#19994;?#20844;司,目前只剩几十人,还在值守的大半是抽水工。“如果不抽水,矿就要废了,所以不能停。”

    事故中去世的毕?#24120;?#22312;矿上工作将近三年。他今年49岁,家中有三个女儿,两个在读高中。

    毕某的妻?#21491;?#22312;矿上工作,是选厂的一名工人。她介绍,丈夫是撬工,在矿下负责?#20204;?#26829;将石?#38750;?#19979;。毕?#31216;拮用?#26376;工资2000多元,丈夫则有6000多元。平日,职工吃饭、住宿都在厂区。住宿由公司提供,但伙食费需自理。他们工作起来三班倒,每班8个小时,“周六日并没有休息。?#21271;夏称?#23376;说,员工与公司的合同一年一签。

    毕某的女婿是该公司项目部的技术员,据他介绍,公司共有两个项目部。每个项目部都有一辆通勤车,两辆通勤车“一模一样”。此外,从地面通往两个项目部的井下有两条通道,一条是主斜,一条是副斜。下井一般都是从主斜下,再从副斜上。

    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主斜坡道入口距离宿舍楼较近,步行?#25216;?#20998;钟。副斜坡道入口在厂区西北方向约三公里左?#19994;?#23665;?#24459;稀?br />
    钩机驾驶员董强(化名)说,从主斜和副斜口进去后,有不少长坡。“就像是我们平时走?#31302;?#36335;一样,只不过一直在下坡,有不少拐弯的地方。下边也连着几十上百条隧道,隧道口?#26032;?#26631;,通往不同的区域。”
    在这里工作四年的电工张某介绍,最初,他们都是步行下到矿区。工作第二年,开始使用依维柯车,但也许因为承载人数较少,过了一年后,依维柯就被换成了事发车辆。

    张某说,平日里,车辆运输矿石与运输员工,都是走同一个通道。巧合的是,此次事发时,原本开车的司机并不在厂里,是公司一位领导的司机在驾驶事发车辆。毕某的家属在接受采访时,也提到这一点。
    在董强看来,公司比较注重生产安全,“我今年回来开工后,一直都在做培训。当天是开工后第一天下井。”

    有死者家属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昨日下午,已有工作人员开?#21152;?#20182;们协商赔偿等善后事宜。

    调查:矿企“通勤车”尚无针对性技术要求

    昨日,某大型矿企的负责工人下井车辆的管理、维护工作的从业人员介绍,在五六年前,他们周边有不少小煤矿使用报废车改装运送工人下井,现在仍有煤矿使用吉普车、依维柯等路面车辆,运送工人下井,“我们这2016年就更换了车,大型矿企对安全可能比较重视,但是小矿企可能为节省成本,使用地表车辆送人下井”。

    国家安全生产长沙矿山机电检测检验?#34892;?#24037;作人员李广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也称,他们到矿企考察或检修设备?#37096;?#21040;过,使用地表车辆送工人下井的,“我们都不敢坐?#20445;?#20294;也只能提醒他们车辆不符合标准。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2018年9月,贵州省应急管理厅(原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发?#32426;?#30693;提到,2018年该省发生的两起车辆伤害事故中,有一起伤害较大事故就是使用无矿安标志、原国家安全监管总?#32622;?#20196;禁?#25925;?#29992;的干式制动器的车辆。

    在该通知中,应急管理厅通报了排查到的20家使用干式制动车辆下井的矿企,并要求各级安监部门加强监管,坚决杜绝金属非金属地下矿山使用干式制动的无轨胶轮车运输人员、油料和炸药入井。

    昨日,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2018年,山西省内矿业发生4次运输事故,导致5人死亡,其中一起致2人死亡事故通报中,提到因胶轮车刹车失灵导致。

    有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称,目前,矿企使用无轨胶轮车下井已经比较普遍,而关系到每个矿工安全的运送车,国内尚未出台专门的安全技术要求。

    2017年11月,国家应急管理部发布了?#30563;?#23646;非金属地下矿山无轨运人车安全技术要求(征求意见稿)》,意见稿中不仅对车辆的制动系?#22330;?#29301;引力制定了标准,还对车内座椅?#30446;磯取?#33298;适度及安全设施设置做了要求。李广介绍,目前该意见稿经过多次修?#27169;?#27491;在完?#24179;?#27573;,之后需提交标委会审批,暂不知发布时间。

    新京报记者从国家安全生产长沙矿山机电检测检验?#34892;?#23448;网了解到,今年1月份?#30563;?#23646;非金属地下矿山无轨运人车安全技术要求》标准审查会议在长沙召开,会议中称,目前我国金属非金属地下矿山无轨运人车无相应安全技术标准,导致国内产品安全性能参差不齐。本次标准的制定,将填补此领域标准?#30446;?#30333;,为国内金属非金属地下矿山无轨运人车生产单位、相关监管部门提供设计制造和监管依据。

    二、内蒙古矿企事故事发?#24067;洌?#25163;上都是血,身下都是人

    内蒙古西乌旗矿企业事故,目前已致21死29伤。今日(2月24日),新京报记者在锡林郭勒盟两家医院看到,多名伤者家属在ICU病房外等候。事故伤者回忆,所乘车辆经改装,有三条钢铁焊成的长?#30465;?#20107;发矿井下井路无减速带,车辆失控后惯性大。事发后,“身下都是人,手?#19979;?#26159;血”。
     
    “车内最多时挤70多人”
     
    今日10时,锡林郭勒蒙医医院内,事故家属在ICU病房外等候。
     
    医院副院长朝鲁介绍,该院共收治三名病人。目前,两人位于ICU病房,病情较为严重。一人位于骨科病房,情况平?#21462;?br />  
    矿工张某的家属告诉新京报记者,张?#36710;?#27492;工作不到十天。据了解,昨日下午,张某还处于清醒状态,晚间病情突然恶化,被送至ICU病房。
     
    家属介绍,昨日8时开始上班后,司机?#20005;人?#19968;车人下到井口,张某为第二批下矿人员,所乘的车辆有50人左右。“车是一辆大巴车改装的,车内两边焊了几条?#20540;省?#22312;下矿?#31302;?#19978;,有人在车内站着,有人在车内坐着。”据该名家属介绍,最多时,车内可挤70多人。
     
    伤者称下井路无减速带
     
    锡林郭勒盟医院也收治此次事故中的多名伤者。

    今日11时,新京报记者在锡林郭勒盟医院看到,多名家属等候在ICU病房门外。据了解,ICU病房内共有7人在就诊,剩余人员均已转入普通病房。
     
    在骨一科病房内接受治疗的左强(化名)伤情较轻。其称,自己在事发煤矿工作两年多,负责在井下拉矿。事发时,左强也坐上了那辆通勤车。目前,他被诊断为盆骨骨?#36873;?#23567;腿骨折,胸部也遭受?#36153;埂?br />  
    左强介绍,下井路是一条坡度约8?#21462;?#38271;?#25216;?#30334;米的下坡路。每隔150米,就有一个车辆错?#20826;。?#31354;间可供对向行驶的车辆错开。而每隔20米,也有一个较小空间可供人躲避过往车辆,但?#23433;?#26080;减速带”。
     
    左强回忆,事发时,通勤车开出不到半小时。车上左侧、右侧和后侧有三条钢铁焊成的长?#21097;?#20854;坐在后方靠左位置。他说,开车途中有人在车上坐着、蹲着,也有人站着,没有扶手。“我来这里两年了,一直都是这个(通勤车)司机开这一辆车,买的应该是军队报废的车辆。”
     
    因担心影响司机在驾驶中后视镜视线受影响,他们坐在车内,都没有开矿灯。具有多年驾驶经验的左治猛回忆,他突然听到车辆发出挂不上档的声音,此后,感觉车辆行驶速度越来越快。
     
    左强意识到,“车辆可能出了状况”。他看到,司机身旁有地方已经开始冒烟,随后,他被后边的人向前撞,尽管自?#27827;?#21147;拽了一下后边的?#20540;剩故?#34987;撞到前边。“我身下都是人,手?#19979;?#26159;血。”
     
    左强回忆,在撞上前方的隧道前,司机曾试图将车辆贴近左侧隧道壁,增大摩?#20004;?#36895;,不料车辆却直接撞上前方隧道。事发后,车内一片漆黑,所有人被挤在一起。“在前面的人有的直接飞了出去。我身后有一个人压到了?#19994;?#33050;,我使劲把?#25490;?#20986;。”
     
    根据目击者说法,事发后三分钟左右,就有?#20173;?#20154;员到达现场。司机所在的驾驶室直接被撞扁。后来,消防人员?#20173;?#26102;切割车辆,才将司机救出。

    手机版网址:http://m.fashangji.com/news/show/27007/
    (责任编辑:晓發原创)
    打赏
     
    免责声明
    以上就是【内蒙矿企事故追责 内蒙古银漫矿难原因是什么?该谁负责?】的全部内容。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
    0相关评论

       同类资讯

       大?#19968;?#20851;注了

       信息速递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号